贾政的清客丑态 詹光是代表

贾政的清客丑态 詹光是代表

清客是指古代在豪门贵户中帮闲的文人,他们大多在科举之路上失意,迫于生计只好依附于富贵人家讨口饭吃。他们年轻时苦学过才艺,大多有一技之长,或工书善画,或能诗会文,或精通戏曲音乐……有这些技艺在身,清客们才能在有些场合里凑趣献艺,迎合东家附庸风雅的喜好。

《红楼梦》在贾府二老爷也养了一批清客,经过统计大概有程日兴、詹光、单聘仁、卜固修、嵇好古、胡斯来、王尔调等人。在众多清客中詹光是戏分最多的一个,今天就说说清客的代表詹光。

詹光字子亮,单单就是这个名字,曹雪芹也不是随便起的,詹光,沾光,在《红楼梦》中这种谐音名字不单这一个,脂砚斋也在批书中有这么一句:詹光"盖沾光之意"。“詹”还可反用《庄子·齐物论》“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”,做“小言”、“微词”解。成玄英《南华真经疏》:“炎炎,猛烈也;詹詹,词费也。”《红楼梦》真事隐而假语存,寓大道于小说,寓民族光复大义于微词,寓君子之道于儿女,亦可谓之词费。

最早出现在第八回,比主人贾政出现的还早(第九回),第一次出现在读者面前是这个情节:

因想起宝钗近日在家养病,未去看视,意欲去望他……便向东北边绕过厅后而去。偏顶头遇见了门下清客相公詹光、单聘仁二人走来,一见了宝玉,便都赶上来笑着,一个抱着腰,一个拉着手,道:“我的菩萨哥儿!我说做了好梦呢,好容易遇见你了!”说着,又唠叨了半日才走开。老嬷嬷叫住,因问:“你们二位是往老爷那里去的不是?”二人点头道:“是。”又笑着说:“老爷在梦坡斋小书房里歇中觉呢,不妨事的。”一面说,一面走了,说的宝玉也笑了。于是转弯向北奔梨香院来。

宝玉是小主子,就百般奉承,真是丑态百出。

再一次戏份较多的是在大观园起名和提对时,詹光和其他清客也是投主人所好,揣摩主人思想,猥琐的透底,看看原文吧:

……贾政回头笑道:“诸公请看,此处题以何名方妙?”众人听说,也有说该题“叠翠”二字的,也有说该题“锦嶂”的,又有说“赛香炉”的,又有说“小终南”的,种种名色,不止几十个。原来众客心中,早知贾政要试宝玉的才情,故此只将些俗套敷衍。宝玉也知此意。贾政听了,便回头命宝玉拟来。宝玉道:“……。”众人听了,赞道:“是极,好极!二世兄天分高,才情远,不似我们读腐了书的。”……。众人笑道:“更妙,更妙!此处若悬匾待题,则田舍家风一洗尽矣。立此一碣,又觉许多生色,非范石湖田家之咏不足以尽其妙。”贾政道:“诸公请题。”众人云:“方才世兄云:‘编新不如述旧。’此处古人已道尽矣:莫若直书‘杏花村’为妙。”……。

在后面的大段篇幅都是这样,或者故意先说些不堪的,等宝玉说出后就大加赞誉。

另外一次出场时为薛蟠送生日礼物,宝玉过去时,是和一些唱曲的在一起:当时薛蟠还提到了一张叫春宫图,虽然没有写明来处,我猜测也是詹光一伙送给薛蟠看的。

薛蟠道:“……,谁知老胡和老程他们,不知那里寻了来的: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,这么大的西瓜,这么长这么大的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罗猪、鱼。……?”一面说,一面来到他书房里,只见詹光、程日兴、胡斯来、单聘仁等并唱曲儿的小子都在这里。

当然,詹光也不是只是吃白饭,只会曲意奉承,也是有些真是本来的的。

首先是熟于工程设计,在修建大观园中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原文中说:贾政不惯于俗务,只凭贾赦、贾珍、贾琏、赖大、赖升、林之孝、吴新登、詹光、程日兴等几人安插摆布。堆山凿池,起楼竖阁,种竹栽花,一应点景,又有山子野制度,下朝闲暇,不过各处看望看望,最要紧处和贾赦等商议商议便罢了。

另外詹光善于绘画,在惜春准备为大观园作画时,宝玉说了这么一段话:宝玉听了,先喜的说:“这话极是。詹子亮的工细楼台就极好,程日兴的美人是绝技,如今就问他们去。”

总的来说,詹光还是有些本事的,只是为了生存,就降低人格,做了些曲意奉承的事情。

首页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