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情司法守护幸福的港湾

开庭审理家事案件。对赡养案件的老人进行判后回访。 法官调解一起离婚案件。

妈妈好几年没来看过我们了,我想继续跟爸爸和妹妹一起过!”在进行家事调查时,10岁的欣欣告

诉法官赵会娟。经多方走访、调查,从利于欣欣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,法官按照欣欣的意愿,依法判决由欣欣的父亲取得抚养权。

章丘区法院作为全国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,积极转变司法理念,创新审判模式,充分发挥家事审判的诊断、修复、治疗作用。2018年以来,审结家事纠纷1607件,调解成功1342件,服判息诉率达到98%,在全省名列前茅,切实维护家庭关系稳定,促进社会和谐健康发展。章丘区法院民四庭被评为“全国法院家事审判先进集体”。

冷静期给危机中的婚姻“降温”

“离婚案件在所有家事案件中占的比例最大,很多时候两口子离婚都是因为生活中的琐事产生矛盾,并非感情完全破裂,所以我们要争取修复夫妻之间的情感,而不是一判了之。”章丘区法院刁镇法庭庭长李良盛说道。

2006年唐娟与王亮相识相恋,两年后登记结婚。2016年二人有了自己的儿子王晓峰。婚后初期二人感情尚好,2013年唐娟发现王亮经常在外打牌,甚至整晚不回家,二人经常为此吵架,感情逐渐淡化,长期缺乏交流。有了儿子以后,唐娟嫌王亮不管儿子,矛盾进一步加深,唐娟遂来到刁镇法庭起诉要求离婚。李良盛了解到,唐娟离婚的决心并不是很坚决,对其丈夫王亮仍抱有希望,仍希望他们的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。法官又与王亮进行了沟通,王亮不同意离婚,表示以后不再打牌了,多陪陪家人,并表示会积极配合法院工作挽救婚姻。

考虑到二人10多年的深厚感情基础以及孩子年幼的家庭状况,李良盛认为二人有调解和好的可能,于是向二人下达了《法院指定冷静期告知书》,设置了60天的婚姻冷静期,让夫妻二人搁置纠纷,自检自查。随后,李良盛让王亮填写《当事人感情修复计划书》,写下修复感情的打算,并要求王亮按照计划书中的内容执行;同时联系了王亮的亲属,建议其亲属监督并帮助王亮履行感情修复计划。60天的冷静期让唐娟和王亮二人能够静下心来,真诚地沟通交流,在此期间李良盛也积极联系二人做调解工作。60天后,唐娟再次来到法院对李良盛说:“这段时间我俩都想明白了,这10多年一起走过来也不容易,感情也不是说没就没。他不再出去打牌,下班以后都按时回家照顾孩子,我原谅他了,这婚不离了!”

判后回访及时弥合家庭“创伤”

章丘区法院普集法庭庭长张若书再次来到赵大爷家,赵大爷高兴地跟张若书拉家常:“都挺好的,我大儿前几天刚来看过我,给我送了钱,还带了些米面,陪我吃了饭走的。”

赵大爷有4个儿子,2015年老伴儿去世后,赵大爷独自居住。因为家庭事务,长子赵大明和父亲产生矛盾,父子关系一直不融洽,赵大明长期在外打工,与父亲几乎零交流,更别提赡养和照顾父亲了。赵大爷年事已高,又身患疾病,需要长期吃药治疗,村委会为赵大爷父子俩进行过多次调解,始终未能解决,无奈之下,赵大爷来到普集法庭要求起诉其大儿子履行赡养义务。

为弥合父子亲情,促进家庭和睦,张若书认为调解更有利于化解双方矛盾,于是积极为双方做调解工作。考虑到赵大爷年纪大了,不便来回奔波,张若书多次到赵大爷家对其做工作,同时又通过电话与赵大明进行沟通。针对父子俩的矛盾症结,张若书从情、理、法的角度耐心地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“背对背”、“面对面”的调解。经过反复做调解工作,平复了双方的情绪,使双方最后能心平气和地说明各自的意见。最终,双方达成一致,签订了调解协议,赵大明向父亲付清近两年应负担的赡养费、医药费,并且以后定期给付父亲赡养费、医药费。

“现在我也经常去赵大爷家里,拉拉家常,看看老爷子过得咋样,问问赵大明有没有按时给付赡养费、医药费,要是父子之间再出现矛盾就帮他们说和一下。看到一家人的关系得到极大改善,家庭恢复和睦,我心里非常高兴。“张若书告诉记者。人身安全保护令家庭弱势方的“护身符”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的实施,为家暴受害者筑起了一道防线,特别是由法官依法签发的“人身安全保护令”更是成为家暴受害者的“护身符”,保护着受害者的合法人身权益,也有力地促进了离婚案件审理工作的开展。

李霞与刘强经自由恋爱结婚,婚后生下儿子刘天天。初期感情尚可,但后来因经济问题、婆媳关系等原因,两人经常吵架,刘强时常酗酒,有时酒后会对李霞动手,李霞曾几次报警求助。2018年的一天,刘强酒后再次和李霞发生冲突,用刀砍伤李霞,公安机关对刘强处以行政拘留并处罚款。李霞出院后带孩子回娘家居住,刘强不满,开始跟踪李霞,后来发展到向其及家人发送骚扰、威胁短信。李霞实在受不了,感到生活无望,并且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,于是向法院诉请离婚,同时申请法院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。

针对李霞提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,主审法官章丘区法院圣井法庭庭长赵会娟即时进行了审查,依法申请调取了公安机关对刘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,查明刘强用刀砍伤李霞及曾报警求助的事实。经审查认为,李霞申请符合法律规定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规定于当日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:禁止刘强对李霞实施家庭暴力;禁止刘强骚扰、跟踪、接触申请人李霞及李霞父母等近亲属。向刘强送达裁定时,发现刘强偏执,对其进行了训诫,并向其释法教育,就其偏执心理进行了疏导。同时依法向刘强所在村委会、派出所以及租住屋所在社区、派出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,通知这些单位监督对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的履行情况,并在发现情况后收集固定证据、采取相关措施,并及时反馈法院。在向刘强发送人身安全保护令之后,李霞表示她和家人均未再收到骚扰短信,也未再被跟踪。

因刘强不能正确处理夫妻矛盾,采用刀砍妻子的极端方式,对妻子实施严重的家庭暴力,伤害了妻子的身体,更给其心理和精神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,且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,没有体现出任何挽回婚姻的想法、态度和行动。法院认定双方婚姻为死亡婚姻,刘强依法构成家庭暴力,夫妻感情确已破裂,判决准许双方离婚,婚生子随李霞生活,刘强每月支付抚养费。宣判后,双方均未上诉。

“自从有了人身安全保护令,我们再也没有收到过骚扰短信和电话,孩子安全上学,我们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。有这个保护令,我们心里很踏实,很有安全感。“李霞说。(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)

(本报记者侯月通讯员肖军周文君)

首页其它